原标题 丰巢止血,却被“封巢”

  原标题 丰巢止血,却被“封巢”

  原标题 丰巢止血,却被“封巢”

  作者 陈少亮

  连续两周在舆论风口的丰巢会员收费事件大概率会因为丰巢方面有原则的让步,免收费时间从12小时到18小时增加了6小时时间的结果而慢慢淡出舆论。这6小时是所有的丰巢的用户和监管部门的约谈争取来的。

  现在事件慢慢过去之后,我们试想为何丰巢只用“五毛钱”就得罪了普通消费者、快递员、各路的媒体记者以及后来监管部门的介入。其实作为一个普通的消费者,“被收割”应该是一个常态,为何这次5毛钱的收割消费者都不答应呢,更何况,丰巢确实解决了最后100米的快递收寄的时间难题。享受服务的同时理所应当的就应该付出。

  惹众怒的不只是单纯的“5毛钱”

  丰巢能有现在的市场占有率,很大程度上是消费者在推动。从业务形态上看,丰巢最大的竞争对手,就是阿里系的菜鸟驿站,但是就现阶段而言,丰巢从受理的时间上要比菜鸟驿站更有优势,单从消费者最常见的收快递的业务场景来说,消费者更喜欢丰巢,因为它似乎不存在时间上的限制。

  因此,巨大需求痛点的解决,让丰巢快递柜成了小区、写字楼等地区的标配产品,如果没有这次收费事件的发生,恐怕任何一个业委会和物业单位都不敢单方面的通知小区业主停用丰巢快递柜,因为首先不答应的是小区的业主,而并非利益受到更大损失的丰巢方面,所以说这些年来消费者为丰巢解决了许多的推广性难题。

  此次收费事件中,后来舆论声音将事件最真实的面目盖住了,消费者所质疑和反对的远不是超时收费5毛的问题,而是丰巢这些年快速发展过程中,在解决消费者痛点的同时,又带来了新的痛点。

  丰巢让用户没有了选择权

  送货上门是快递伴随电商大规模发展后,普通消费者最基本的认知,但是往往因为收货人的种种不确定性,送货上门让快递的配送效率很低,这才有了丰巢诞生最大的背景。但这并不能说,丰巢就可以替代配送上门的快递服务,可是在丰巢真正的有一定市场规模后,不经用户同意,快递大概率的会被统一投放到丰巢柜。

  从这个角度看,丰巢就成了最后100米配送的一种默认新模式,普通的消费者将很难再享受到配送上门这样一种本属于自己的服务,这才是此次事件的核心矛盾点,以及后来各地的邮政监管部门介入,甚至主流媒体的发生,核心所指均是此。

  丰巢能替代最后100米的快递配送,除了消费者层面的需要之外,在快递侧,它也有革命性的优势,丰巢的上游面向的是各大快递的企业的快递员,虽然丰巢从始至终都未向他们免费过,但却仍有巨大的需求在推动,与5毛钱的左右的投放成本相比,丰巢柜将原本一对一的配送,变成了没有时间限制的批量化投送。这就是为何,快递员在不经用户同意的情况下为何会直接投放到快递柜的根本原因,效率的大大提升让快递员投放的上限大幅提高,而配送件的数量直接决定着快递员的收入。

  所以说,丰巢对于它所关联到的各个角色慢慢的都变成了一种刚需。上下游极大的默契配合下,就是丰巢今天所暴露出来的各种内部矛盾。

  丰巢在收费之前连续运营的多年都是亏损状态,上海中环花苑业委会的计算要素只是简单的罗列了相关显性的运营成本,并不是丰巢完整的财务计算逻辑。但即使亏损,消费者的逻辑是,市场的老大就一定是赚钱的,并且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解释。

  本月上旬,丰巢收购速易递后,目前在快递柜市场上占有60%以上的市场份额,如此规模的市场,丰巢在普通消费者的认知中没有哭穷的理由。无论丰巢向消费者收费是否合理,或者说丰巢在如此巨大的舆论压力下依然坚持会员收费的模式,这条与消费者从友为敌的路并不好走,丰巢必须承担起整个快递柜产业发展路上的所有关键性矛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